主页 > F人生活 >住户拒搬惊动警方‧发展商强硬拆屋 > 正文

住户拒搬惊动警方‧发展商强硬拆屋

住户拒搬惊动警方‧发展商强硬拆屋(吉打‧亚罗士打)米都一家发展商徵用笼呀路甘榜督米当一带地段欲展开发展计划,但因面对屋主迟迟不搬迁的困境,发展商今日(週日,5月24日)要求亚罗士打市政局,协助进行拆除木屋工作,进而引起屋主不满和拒绝离开住家,更惊动多位警员和镇暴队维持秩序,以防出现暴动。据了解,有关发展商欲在此地段兴建现代多元中心及宿舍,而週日则不理会屋主的阻止和要求,以强硬手法展开拆屋工作,以致6户家庭一日之间失去家园。据屋主申诉,由于有关发展商对他们所做出的赔偿不足,甚至有些屋主还未获得赔偿金,因此他们才会坚持不肯搬迁。民政党德卡区州议员谢顺海在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并随后前往吉打州土地局和拜见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兹占,希望拆屋工作能暂缓。另一边厢,发展商执行人员与受影响的屋主们,也进行了短时间谈判,然而截至上午10点,双方谈判破裂,以致发展商即刻要求市政局工作人员开始展开拆屋工作。谈判破裂要求市局拆屋场面顿时一片混乱,多位男屋主们更强硬站在屋外保护家园,避免工作人员展开拆屋行动。警方多次奉劝屋主们自动搬迁,但屋主们依然不做出让步,最终演变成国能公司人员及水供局,不理会屋主的阻止,入屋进行割断水电供应,而警方则将屋内的成员全带出屋外,市政局工作人员则将把屋内物品搬空后,就进行拆除工作。据屋主指出,发展商徵用的甘榜督米当的地段是8万3246平方呎,或涉及22间木屋。他们说,发展商在2004年给每平方呎7令吉50仙赔偿金,但他们不满意这赔偿,就向吉打土地局提出上诉及争取每平方呎14令吉70仙,并入稟法庭上诉得直。“发展商只是做出每平方呎7令吉50仙的赔偿而已,甚至有4户屋主未获得任何赔偿金。”虽然发展商至今尚做出不足赔偿,但有大部份居民已经搬迁到其他地区,只剩下6户家庭或约44居民仍然不肯搬迁。不理大臣指示照拆民政党德卡区州议员谢顺海指出,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兹占在获知有关市政局展开拆屋行动后,即刻拨电给土地局局长,要求暂时停止拆屋行动,然而无奈的是,最终一切行动还是没就此停止。他说,他已在最短时间前往吉打州行政大厦亲自拜见大臣,并转告有关市政局拆屋事件,而大臣在听取事情来龙去脉后,也赞同有关发展商不该在法庭案还未下判居民:土地属私人地段居民阿布峇卡(74岁)坚称,该甘榜的土地属于私人地段,屋主拥有地契,木屋在当地已超过100年历史。“既然法庭已判决发展商须对屋主做出每平方呎14令吉70仙的赔偿,发展商就该听从指示,但发展商不仅没有做出足够赔偿,现在还展开拆除木屋工作。”他说,虽然他在两年前已经搬迁到吉打港口,但他的木屋也只获得60%的赔偿额。村长拒搬遭逮捕甘榜督米当村长阿都哈林因拒绝搬迁,在屋外展开抗议,结果于上午9点15分被警方逮捕。据了解,截至下午时段,阿都哈林也还未被警方释放。据悉,阿都哈林也是其中一间屋子的屋主,他因不理会警方的奉劝离开屋子,并在带出屋外时做出抗议,而被警方扣捕。一名甫生产的妇女西蒂(29岁)在坐月期间无奈须接受被迫搬迁的遭遇,一边手捧住腹部,另一边手拿着一面黑白旧相框,黯然在亲人搀扶下离开住家。西蒂的丈夫再顿哈山(41岁)较早前因在屋外抗议不肯搬迁,而被警方挟上警车。后来,在警员与他好好谈判后,他无奈地走进屋内带着尚在坐月的妻子及儿女们黯然离开住家。再顿哈山说,他在3月份接到通知信函要求他搬迁,否则会拆除他的木屋。当天,他就前往警察局报案。“我原本是获得81万6488令吉赔偿额,但目前他也只收到47万4000令吉赔偿额。”法庭未判不应行动民政党德卡区州议员谢顺海说,据了解,有关地段属州政府所属,而发展商成功向州政府徵地后,答应会对屋主进行赔偿,目前有部份屋主是取得70至80%的赔偿额,所剩下的款项基于屋主认为对方所做出的赔偿不符合所应有估价价值,因而要求对方给予合理的赔偿。“所以双方在无法取得共识后,唯有对簿公堂,而有关案件尚在审讯中,法庭还未做出判决。”因此,他认为,发展商不应该在法庭还未做出判决前,就动工展开拆屋工作,而大臣也赞同其看法,但无奈发展商最终还是得逞展开拆屋工作。另外,他指出,由于屋主们早已有心理準备,虽然对于屋子被拆屋感到这举动很冒然,但他们已早为自己做好打算,包括已寻觅好地段居住。‧2009.05.24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