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维生活 >史上最难的工作:Facebook CEO,每个决定都直接影响 > 正文

史上最难的工作:Facebook CEO,每个决定都直接影响

史上最难的工作:Facebook CEO,每个决定都直接影响

马克祖克柏是一个传奇人物。2009 年进入哈佛,在创立脸书后,毅然决然辍学离开。而至今他已是一家之主、一个公司的老闆,更是社群媒体的领头羊。马克的身价曾一度进入世界前三名,打败股神巴菲特。然而,在某一天脸书市值突然蒸发,蒸发的数字非同小可,是 1,200 亿美元(约台币 3.6 兆)。

脸书更新隐私系统,兑现的结果是蒸发的 3.6 兆

这 1,200 亿美元并非无缘无故老天捉弄人。今年三月,Facebook 承认自己在「剑桥分析」事件(Cambridge Analytica)的角色。剑桥分析在没有经过脸书同意的状况下,不当的撷取 Facebook 使用者的资料,藉而使得政治广告业者介入 2016 年美国总统选举。剑桥分析这家公司总共搜集了 5,000 万名用户的个资,数量极高。

在这个网路世代个资十分值钱,因为软体公司可以使用个资作为大数据分析,找出你平常喜欢做什幺,你讨厌什幺,你会受到什幺的影响,而这些影响你也无从得知。因此翻转全国公投、政府改选、世界事件都是轻而易举,而且内幕没有爆发前,你也毫无痕迹可循。

马克 4 月参加联邦法院的公听会。他强调,以后脸书将会将使用者的个人隐私、私人资讯放在第一位,就算会伤到公司获利,我也认了。当时他的言论谁会相信呢?作为风头正盛的当下,网路群众一併捡起语言石头纷纷往马克身上扔掷,讲他说一套作一套。

马克祖克柏被罚这 3.6 兆台币,其实痛在心里口难开。这不是无关痛痒的罚金,这是相当脸书估值 20% 的重击。3.6 兆台币不是为了川普付的、也不是为了剑桥分析付的,是为了使用者隐私付的,而华尔街也两眼凝神确保脸书有付出惨痛的代价。

脸书经过剑桥事件,不只因为 GDPR 重新更正隐私条款,还取消第三方网站或 App 可以获得脸书使用者资料的权限。因此你会发现玩手游或是使用心理测验,网站都不再出现要求你个资的页面了。马克祖克柏实现了他的承诺,他说到做到将使用者隐私放在首位,而非利益。3.6 兆台币就是因此蒸发。

马克祖克柏做的是世上最困难的工作

马克祖克柏犯错是个事实,他没注意好自己公司软体的网路安全与资安问题是他的责任。不过,马克也是人,他也会犯错。我们虽然可以因为他位高权重,扩大对他的要求,但是无限上纲却是一种苛求。其实我们应该庆幸是马克坐在脸书高位。

仔细想想,马克祖克柏的工作很难做!他只有 34 岁但是就需要掌管一间这幺大的公司,餵养这幺多的员工。是你能够吗?就算一个 60 岁经历商场历练的人都不一定有把握可以把马克的职位做到完善不犯错。更重要的是,欲戴皇冠,必承其重,高位犯错,罚则定严。

我们处在网路世代,据脸书 2018 年 6 月底的调查指出,脸书每个月的活跃用户共有近 22 亿人,脸书掌管着世界三分之一人口。就算是苹果的库克、微软的比尔盖兹、亚马逊的贝佐斯或是美国现任总统川普,他们都无法直接影响到世界三分之一个人口。此力量之大是史上前所未有的。马克祖克柏被标上不好的标籤情有可原,不只是因为他所犯的错误,也因为他树大招风,缠在手里权力太大而需要民众用放大镜检视。

不过,在我们批斗脸书之时,不防想想。脸书虽然假消息充斥,但是他的确也让正确新闻有个管道可以传到阅听人手里。脸书虽然充满腥羶色,但是他的确也让需要帮助的人得到民众的元首。脸书不完美,但你愿意回到没有脸书的时代吗?

批斗马克・祖克柏做不好吧!但也别忘了人家身上背着的重担可是你无法想像、也无法承受的千斤万吨啊!

参考

    《Medium》:〈Here’s an unpopular opinion: We’re lucky Mark Zuckerberg is in charge〉《科技新报》:〈Facebook 用户个资外洩,马克祖克柏身价跌逾千亿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