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维生活 >世间事,当真有标準答案吗 > 正文

世间事,当真有标準答案吗

来源: 左岸读书作者: 邹近夫世间事,当真有标準答案吗

春尽夏来时分,最容易犯困。尤其是雨后初晴的日子里,凉薄的微风从山涧席捲泥土芬芳飘进卧室里,那似醉非醒的味道一剎间便把人逼入了梦境。

生平从未惧怕过考试,哪怕是一场毫无準备的硬仗,可偏偏在入梦后慌了阵脚。

置身在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室里,然而周围的环境却是大学时的第九教学楼,相隔多年,书桌、讲台、窗户以及米黄色木门映入眼帘时,简直令我怀疑明天会发生的事情:如今这一切才似梦境。

这种真实的感觉简直令人醉迷,但眼下的一建考试,算得上我人生转折的分水岭,如果成功,那幺我不但可以获得不菲的报酬,还能在建筑行业站稳脚跟,心中杂念和远大前程如同潮水涌上心头。

可是时间在梦里最让人惊慌,一分一秒似乎都有迹可循。

我盯着壁上的挂钟,时间已是下午五点。监考老师竟然是我高中的历史老师,他说只剩下一个钟头便要交卷,甚至还用怀疑的目光逼视我的一举一动。

情急之下翻看试卷,左手竟然是一张历史试卷,右手却是一张数学试卷。我茫然地四下张望,周边一圈全部是初中同学,正信心满满地在答题。

似曾相识的题目令我左右为难,模稜两可的公式令我心急如焚。

我屏住呼吸,试图从脑海里挖掘出任何有关试题的答案,可依然于事无补。

时间转眼就过去,最后十分钟,周围的同学一一递交试卷,空空蕩蕩的一片,只剩下我一人坐在教室,手里头的答卷勉强写了一半,当时脑海里传来千百种劝我放弃的声音,说什幺重头再来。

我深知这场考试的重要意义所在,可越绞尽脑计越错误百出。

就在这欲哭无泪之际,我竟鬼使神差地划掉之前的选项,希望藉助某种神力在短短几分钟内做完所有题目,可最终时针指向了六点,我交了白卷。

一时心慌从梦中惊醒过来。

世间的念背答考试,如果熟读书本,通晓变幻莫测的题型,用心揣摩出题者意图,那幺自然能够应对如流,刻舟求剑也并非固执己见;

如果无法由表及里,判断选项,那幺将会答非所问,独树一帜反而可能是愚迷不悟。

从忆事起我们便学会如何分辨对错,区分高低,判断是非。

要读书,就按规定的要求和时间念书,要工作,那就按规定的制度和章程去工作,要结婚,那就按既有世俗和仪式结婚……

凡事似乎都有迹可循,??「标準??」二字也就堂而皇之地契合了各式所需。

一切看起来合乎情理,事实上,这些似是而非的标準,使我们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无形之中被塑造成同一个模子,忽略了生而为人的意识。

走向社会之后,事先一旦不知道标準答案,便不知何去何从,标準,往往也让人在竞争面前失了先机。不再有自我思考的能力,遇到问题第一时间寻找答案,生怕出错,不肯冒险,谨小慎微地活在体制之内。

人们向来偏信心安,既然符合标準,那幺标新立异则显得多此一举。

所以如今读书人,少了凿壁求光的刻苦和悬樑刺股的决心,几乎雷同的思辨模式,在中规中矩的工作环境里少了推陈出新,不越雷池的风俗人情,再难有广为流传的千古佳话。

人们常说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所以我不仅选错了回乡的时期,还在这个多梦的季节里,分外错乱地将从前和现在杂糅在一起。

想来这个梦,一来是因为答案给我的印象永远是判别错误与否的标準,二来是因为初中没好好念书,如今考试用书又不用心看,拿捏不準才如此。

可是世间事,当真有标準答案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