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懂生活 >有品有闲系列文(十三):伪善、环保和其他高道德的有闲姿态 > 正文

有品有闲系列文(十三):伪善、环保和其他高道德的有闲姿态

「有闲阶级」们因为拥有较佳的生活水準,同时也因为具备了比较高程度的文化知识,需要在乎的生存问题变少了,但人神奇的地方就是会找到新的东西来在乎,而随着人们逐渐的有钱和富足,道德、礼仪和各种社会规範也跟着诞生。

握手是个当代生活中最常见的礼仪,而握手在远古所代表的意义是向对方表示自己并非敌人,手中无利器,心中也无恶意,在那个语言不通的年代,这样简单的交流让双方获得最简单的信任。脱帽礼的由来则是因为中世纪的战争,人都需要戴上头盔来保护自己的安全,但若想要表达自身的善意,就脱下自己的头盔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脸孔,以表达自己是与你友好的一方。

而更具代表性的就是乾杯,这是源自罗马时代的将军们害怕对方在自己酒中下毒,因此双方用力撞击酒杯让彼此的酒溅洒到对方杯中,藉此来建立双方的信任。但随着时代演进,当代的乾杯只剩下轻轻让杯子碰触,虽然跟礼仪的由来相去甚远,但历史就是这样演进的,所有的礼仪和道德一开始都是为了信任,但随着现代化社会的建立,这些反而变成是一种舞台上的表演。

有品有闲系列文(十三):伪善、环保和其他高道德的有闲姿态

道德在任何一个社会都是模糊而无法确切定义的可变共识,从来就没有人可以完整说出道德是什幺?哪些行为是高道德的?而那些行为是会被众人唾弃的低道德行为?这些低道德行为在哪种情况下是可以被接受的?判断这些事情的方式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準则,但通常我们用道德判断的经验都是承袭自身的经历,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到社会教育。而学校教育多半因为国民基本教育有些道德教育,因此就算是就读私立学校也不会相差太远,真正带来道德和礼仪差距的,正是家庭教育。

不同的家庭会有着不同的家庭教育,依照《有闲阶级论》的逻辑,通常决定家庭教育道德高低的是家庭的经济水準高低,虽然在当代社会的国民教育让多数人都成为有道德的好公民,但那终究是社会最低限度的道德规範,当经济水準提高之后,会开始出现各式各样的高道德标準,也就是繁琐的礼节规範。

从逢年过节的各种合宜礼物、站姿坐姿到用餐大小位以及餐桌礼仪等等,许多时候就算不喜欢,而受到这些教育的人也必须遵守,并想办法的将自己表演得当。久而久之每个人心中都清楚那些行为是真心,哪些行为是虚情假意。

虚情假意的道德,在社会上就是一种伪善,而这种伪善出现在有闲阶级之中,除了一方面能够表达自己有能力在乎别人所不在乎的,以及自己能够表演别人所无法表演的戏码,这自然成为了一种「有闲」。

而当这个概念更进一步的时候,就变成了有闲阶级能在乎穷人所无法在乎的善良,能做出穷人永远做不到的善行,至少在此处的善需要获得广大穷人的支持。更进一步的说,部分有闲阶级的慈善成为了一种营造自己形象的必要过程,而这种形象就是慈善。

这社会人人都喜欢慈善,干善事形成一种绝佳的保护伞,只要你平常做的善事够多,形成的社会观感就好,这些良好的社会观感可以在当自己出现争议之时保护自己。那怕这些慈善其实并不那幺慈善,像是把自己的钱从左手捐到右手那名为慈善的基金会中,而这些基金会再去购买艺术品。一来达成了捐款的慈善形象,二者再度获得支持文化事业的美名,而且这些正面的名望通常可以让自己的事业更加顺利。

有品有闲系列文(十三):伪善、环保和其他高道德的有闲姿态

许多企业都将慈善包装成商业行为,像是每购买一件商品,该企业就会捐助多少钱或是多少物资给某些机构或是地区,而这些机构或是地区的媒体形象长久以来都是可怜、无助和穷苦的,通常再配上几个黑人穷苦小孩穷苦又开朗的笑容,通常这种慈善行为就可以获得大多数人的支持。

企业愿意牺牲一点点的利润,甚至本身还可以节税,而消费者多半都愿意支持这些行善之举。因为这些企业让每个消费者感觉自己是个好人,感觉自己正在帮助一个远方的弱势,这种施捨和分享的心情,在每个消费者心中,都默默地希望自己是个能够做善事的好人。

《有闲阶级论》是本经济学的书,在经济学的领域里面没有任何善良和邪恶之分,判断善恶从来就是道德层面的事情,只不过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基本教育,都会教导自己的人民要多做善事,因为这是道德教育的根本,也是国家之所以安定的原因。教导人民不以利弊来思考,而是用单纯情感面的道德来判断,可以凝聚某种社会持续向善的共识,哪怕很多时候消费者并不知道自己单纯的善心成就了企业或是名人的伪善之举。

相似于慈善的道德行为,却以另一种样貌呈现的就是环保议题。环保议题也经常被包装成商品出售。例如当我们购买纸张的时候,会想起来自环保团体所拍摄的影片,那些影片是从自己从未涉足的地球另一端所拍摄,影片会强调这些树木都已经生长数十以致数百年,而里面的动物有千百万种,当然也会特别拍摄那些看起来特别可爱的草食动物,而不是正在猎食可爱动物的不可爱动物。

因为环保影片的诉求是希望消费者愿意为了环保而付出更多的金钱,哪怕多数人连这些生物都没有看过,但透过媒体的不断拨放,慢慢的人人也开始在乎起来那些来自远方的生物,真的向这些人问起原因,也顶多得到要保护环境、在乎生物多元化等等的宣传口号。

环保议题从我们使用的塑胶袋变成可分解袋子、免洗餐具变成了重複使用但麻烦的可爱餐具、真皮草变成假皮草,或是已经吵了数十年的电动车亦然。当年为了担心某天原油用完导致内燃机无法继续使用,于是各大厂商开始推动电动车。

有品有闲系列文(十三):伪善、环保和其他高道德的有闲姿态

过了几年之后发现人类科技日新月异,不但开採技术变好了而且连引擎效率都变佳,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油问题离人类更远了。于是电动车开始使用环保来说服消费者。汽车用电看起来比用汽油看起来更环保,毕竟当自己的汽车看起来没有产生废气的时候,确实是看起来环保不少,只不过那只是表面上的情况罢了。

2018年一月,马自达技术研究中心的主管人见光夫发表谈话,表示电动车的时代可能永远不会来临。电动车向来标榜环保绿能的主张,随着时代的变动,人类越来越讲求绿能,导致整体电力的成本越来越高的情况下,加上内燃机所使用的技术越来愈先进及有效率,过去在行车成本上已经低于电动车。而未来可能在环境保护上也能超越电动车,电动车可能成为数十年来一个属于全体人类的一个误会。

市面上所有的电动车都是中高阶的商品,通常同等级的电动车价位都在汽油车的数倍价格,多数消费者并不会为了单纯省油而去购买这样的商品,毕竟算算价格之后就会发现是不划算的。于是电动车走向更高级的市场,像是TESLA就走向跑车,用其他有闲的不理性方式来说服消费者愿意接受电动车,终究不是以效率和理性来行销。毕竟如果效率和理性有用的话,电动车早就进入平价车的市场大杀四方了。

无论是慈善还是环保,那怕多数有闲阶级都带着假面具行善并且死不承认,除了能一方面炫耀自己的有闲能力,另一方面营造自己的善良形象。但这社会却因为这些无可论真假的行为而得到更多善良,那怕这些善良只是大众心中的一厢情愿,随着更多的人愿意在乎这些行为,就足够形成足够的社会共识来形成压力,迫使更多的人愿意投入慈善或是环保议题。

当有闲阶级被迫推动慈善或是环保活动的时候,这行为看起来就变得一点也不有闲,而这时候有闲阶级会想出更有闲的方式以及付出更多的成本来达成自己希望的形象。就算一开始的是带着伪善的假面具来行善,久了对社会整体来说依然是有益的,只要我们互相不要戳破彼此那伪善的面孔,一切都会更好。

有品有闲系列文书单艰涩的理论书《有闲阶级论》Thorstein Bunde Veblen《道德情感论》Adam Smith《乌合之众》Gustave le Bon《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Erving Goffman《金钱、性别、现代生活风格》Georg Simmel《神话的力量》Joseph Campbell《布尔迪厄社会学的第一课》Patrice Bonnewitz《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Walter Benjamin Essais从故事中学习有闲《高老头》Honoré de Balzac《情感教育》Gustave Flaubert《坎伯生活美学》Diane K. Osbon《一件五万美元手工大衣的经济之旅》Meg Lukens Noonan《想要买马车》《明天是舞会》鹿岛茂实务经验《奢侈品策略》Vincent Bastien、Jean-Noel Kapferer《恶俗》Paul Fussell《新精品行销时代》Markus Albers、Philip Beil、Dr. Fabian Sommerrock、Dr. Martin C. Wittig《品味,从知识开始》水野学《时尚百年风华》Cally Blackman补充有兴趣和能力就看看《寂寞的群众-变化中的美国民族性格》David Riesman、Nathan Glazer、Reuel Denney《现代艺术的故事》Norbert Lynto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