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懂生活 >旅游需求旺盛 确保飞行安全 航空维修业黄金时代 > 正文

旅游需求旺盛 确保飞行安全 航空维修业黄金时代

当谈到航天业时,很多人会想到航空公司、机场营运者等,却鲜少提到飞机维护、维修和检修(MRO)这行业。

这是因为,航空公司和机场营运者面对的是一般普罗大众,而MRO业者的顾客主要是航空公司,而非消费者,自然被老百姓们忽略。


但MRO确是航天业极为重要的一环,航空公司的在机体、航线、发动机、部件方面都需要有人来帮忙维护,航空公司、机场营运者、飞机制造商全都想分一杯羹。

尤其是全球旅游需求只升不降,市场预计全球航空公司不仅延后旧飞机的退役时间,还需要4万4040架新飞机,总值6.81兆美元(28.13兆令吉),彰显出MRO行业的无限潜能。

亚太区是国际MRO行业虎视眈眈的一块大饼,我国也在2015年推出大马航空航天工业蓝图,勾勒2030年前的航天业目标,以成为东南亚领先的航天国家,包括争夺更大的MRO市场份额。

建航空工业园  铺路扩大业务
大马瞄准MRO国际市场

根据大马投资发展局(MIDA)的数据,我国目前有200多家国内外航天工业公司,当中维护、维修和检修(MRO)业者占了66家。


其他还有航空制造、教育和培训公司、系统集成、工程和设计方面的业者。

大马为这些业者提供有吸引力的税务优惠,放眼2030年时,航空MRO业的收入可达到204亿令吉。

在这方面,大马机场(AIRPORT,5014,主板交通和物流股)在梳邦和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的MRO枢纽规划非常及时。

此外,航空公司如马航和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消费股)也铺路扩大MRO业务,加强大马在MRO国际舞台的身影。

航空领域的维护、维修和检修(MRO)是项高门槛行业,不仅是维护和维修飞机,特别是现在航空业的增长快速,MRO业者需要挑战高速的周转时间,确保工具和设备的效率和精确规划,才能确保飞行过程的效率和安全性。

MRO的工作,包括维护和保养属于高精密度科技产品的飞机、更换零件、组装部件、校验飞机的营运能力,还需要提升或恢复系统组件等。

要说MRO的黄金时代来临,一点也不为过。

根据MIDF投行研究分析员阿当莫哈末拉欣,航空旅游的需求让飞机、引擎和部件制造商持续忙碌,且较2014年相对更低的油价,以及人们对旅游开支的意愿度更高,造成旧飞机延迟退役,还给了MRO业者更多的生意。

总开支10年后4791亿

来看看航天业在MRO的开支预估。市场预计在2029年,总MRO开支将会达1160亿美元(4791亿令吉),今年预估还只是819亿美元(3382亿令吉)。这意味着这10年间,年均增长约3.5%。

是什幺支撑MRO的开支预估有上千亿令吉的增长?答案是飞机数量的增长。预计在未来10年内,科技的发展将激励飞机数量多42.5%。

在2019至2024年之间,预计MRO市场将以3.4%的年均复增率扩张;之后的5年,料将会平均每年增长3.7%。

增速更快是因为新世代的飞机达到部件需要更换的时期,且安排好的维护工作也会随着飞机数量一起增加。

旅游需求旺盛 确保飞行安全 航空维修业黄金时代

旅游需求旺盛 确保飞行安全 航空维修业黄金时代

东盟可崛起争更大市占率

亚太的MRO需求非常炽热,单是我国就在去年创造了约1亿美元(4.13亿令吉)的收入。

市场普遍看好,东盟可崛起争夺亚太更大的市占率,有朝一日成为全球航空供应链中的重要部分。

阿当莫哈末拉欣在报告中指出,在未来10年,窄体飞机将会是MRO最大的服务对象,可能占超过50%的市场,其他市场包括宽体飞机、支线喷气飞机(regional jets)和涡轮螺旋桨飞机(Turboprop)。

其中,东盟航空业最流行的就是窄体飞机,特别是亚航集团,已经订了253架空中巴士的A321neo飞机,以应对廉航市场的需求,是这机型的全球最大顾客。

在东盟,航空旅游每年以约10%的增速在扩张,不仅是消费者需求升温,还包括东盟政府努力放宽航空交通条规。

分析员预计,东盟的中等收入阶级人口将会从2010的29%,提高至2030年的65%,意味着在这人口数十亿的区域中,有逾半的人又足够的可支配收入用在旅游上。

有这样的背景支撑,亚太必然会在2024年成为西欧之后,全球第二大MRO开支的区域。

单是在2018年,东盟在飞机部件和相关服务上就花了140亿美元(578亿令吉),接近日本的167亿美元(670亿令吉)。

我国飞机部件出口增3倍

我国的飞机部件出口业务,已经从2012年的22亿3000万令吉,增长3倍至去年的84亿9000万令吉高记录,在过去8年维持贡献我国贸易总值的1%比例。

“这增长归功于航天制造业的扩张,同时也提高了我国航天业的营业额。”

本地制造且出口的航天产品包括风扇罩、推力反向器、飞机前缘、飞机门、航空电子设备和碳刹车盘。

在投资方面,去年共批准了11项航天项目,总投资额达8亿16300万令吉,其中有41%属于外资,预计创造2442个就业机会。

旅游需求旺盛 确保飞行安全 航空维修业黄金时代

旅游需求旺盛 确保飞行安全 航空维修业黄金时代

印泰崛起大马面对挑战

当然,大马要在东盟MRO崛起并非没有挑战,毕竟这区域的领头羊目前为新加坡,印尼和泰国也以高速崛起中。

新加坡

根据《大飞机报》,新加坡很早以前就开始部署航天业,并大力投资基础建设,因此吸引大批外资入驻。

当中的佼佼者就是实里达航空工业园,占地300公顷,原本为空军基地,很多大厂要前进东盟可能会选择基建已经相当完善的新加坡。

泰国

泰国制定了15年航天业计划,并计划在2022年时于曼谷乌塔堡机场打造一个主要MRO枢纽,冀望能在未来18年内将规模从目前的9亿7400万美元(40亿2300万令吉),扩大至26亿美元(107亿3800万令吉)。

亚航集团先前也透露,计划斥资1亿5000万美元(6亿1950万令吉),在乌塔堡机场设立MRO中心。

印尼

新加坡Gallant Venture通过子公司宾坦航空投资公司,计划在印尼宾坦岛新建机场和设立航空工业园。

人力成本我国最大优势

面对东盟邻国的竞争,我国要争取更大的市场就不能坐以待毙。

其中,人力成本是我国最大的优势。

我国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大块的土地,还有相对廉价的劳动力,是吸引外资目光的最好武器。

需增1.3万技术人员

Frost & Sullivan预测,我国MRO未来20年将年均复增8.45%,是东南亚发展最快的国家,这将需要新增1万3000位技术人员,包括1300位工程师。

另一方面,为了要支撑航空MRO业的发展,大马机场正在梳邦机场和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打造航空工业园。

其中,梳邦航空工业园是短期的重点,而KLIA航空工业园属于较长期的规划。

而这两个计划都属于大马机场,可说是我国MRO市场的最大推动者。

大马机场总执行长拉惹阿兹米拉惹纳祖丁先前曾点出,很多人未发现大马在航空业的顶尖实力。其中,空中巴士在亚太只有两个显着的MRO中心,一个在中国,另一个就是我国。

梳邦航空工业园
吸引更多航空活动

在占地58亩的梳邦航空工业园,有34.7亩的土地是租给大马机场和BP航空(梳邦)私人有限休闲公司的联营公司;另外7亩土地则分配给英国业者UPECA建厂。

阿当莫哈末拉欣指出,梳邦航空工业园的资本开销约4000万令吉,预计未来2年能完全竣工。虽然这段期间不会有太大的盈利贡献,但竣工后,大马机场还能获得租金收入。

在去年,大马机场的租金收入占非航空业务的41%。长期而言,梳邦航空工业园将会为大马机场吸引更多航空相关活动,因为在2037年,预计东盟将会接收多4000架新飞机。

旅游需求旺盛 确保飞行安全 航空维修业黄金时代

梳邦机场将转型MRO设备

除了梳邦航空工业园,大马机场也计划将梳邦机场将物流中心转型成MRO设备。目前,该机场有DHL国际快递公司和大马航空货运公司Raya Airways使用,会在2021年底迁移到雪邦。

“我们相信,梳邦机场的转型计划能更好满足市场对MRO的需求,尤其是香港和新加坡更成熟的MRO中心有拥堵和高成本的问题,印尼和菲律宾这些增长中市场却缺乏基建。”

事实上,有不少外企已经释出对梳邦机场的兴趣。

法国飞机制造商达索飞机(Dassault Aviation)选择梳邦机场打造东南亚的MRO中心,而不是实里达机场,因为前者更有扩展的空间。

同时,空中巴士直升机部门空巴直升机(Airbus Helicopters)完成梳邦厂房整合后,有意将我国打造成其在东盟的MRO枢纽,也计划设立全新直升机移交中心,及第二个飞行员训练模拟装置。

KLIA航空工业园
178公顷航空支援区域

吉隆坡国际机场航空城(KLIA Aeropolis)中,有115亩的土地已经分配给KLIA航空工业园。

根据大马机场,政府在2016年底已经原则批准给予99年期的租约,最终条款仍有待磋商。若成真,大马机场就能进行更大型的项目,吸引更多投资者入驻。

在短期方面,大马机场率先发展178公顷的航空支援区域,当中就包括数字自由贸易区(DFTZ)的配送交付中心。

合顺航天(UMW Aerospace)投资了7亿5000万令吉兴建航空工厂,已经竣工并在2017年末季为劳斯莱斯供应风扇罩,这供应合约为期25+5年。

该公司也有制造风扇罩的正面部分、焊接风扇叶片等。

旅游需求旺盛 确保飞行安全 航空维修业黄金时代

马航亚航蠢蠢欲动

除了大马机场,马航和亚航集团在MRO领域中也蠢蠢欲动。

亚航方面,除了计划在泰国乌塔堡机场设立MRO中心,也帮助森美兰政府邀请空中巴士前来森州打造航空枢纽,设立全球第五座飞机MRO中心和终端安装与基建组装厂。

据了解,州政府及亚航已设小组研究,包括觅找适合地点,目前建议的地点是森州拉务。

马航方面,多年前已经有MRO业务,还是区域内少数能进行空中巴士A380重型维护工作的业者,只不过先前因严重亏损进行重组,关闭了在梳邦机场的厂房,不再为其他业者提供MRO服务。

不过,马航最近有了重启MRO业务的念头,尤其是该公司有多余的机库,还有经验丰富的合格员工,需要投入的投资额比其他航空业者还要少。

报道:谢静雯

报道:谢静雯


相关阅读